如新曾潤海:產品優質、

如新曾潤海:產品優質、

 近日,由中國營養保健食品協會主辦、如新(中國)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協辦的如新

三生寶哥相對論:我們用

三生寶哥相對論:我們用

在山水秀美的奉化大堰鎮,我們用了兩天時間,造了一條船。 盡管只是一條小船,但

以嶺藥業董事長吳以嶺

以嶺藥業董事長吳以嶺

 與共和國同齡的吳以嶺,從籍籍無名的中醫科大夫到成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并創立河

當前位置: 直銷報道網 > 瞭望 >

社交電商“淘集集”為何快速淪落?

時間:2019-11-01 14:53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作者:中國經濟周刊 點擊:
上海電商平臺“淘集集”曾被視為社交電商黑馬,2018年下半年成立后發展迅速,上線一年多,其注冊用戶就突破1.3億人次。互聯網下半場,流量紅利消失之際,這家主打下沉市場的電商

【直報網北京11月1日訊】(中國經濟周刊)上海電商平臺“淘集集”曾被視為社交電商黑馬,2018年下半年成立后發展迅速,上線一年多,其注冊用戶就突破1.3億人次。互聯網下半場,流量紅利消失之際,這家主打下沉市場的電商平臺仍舊選擇以粗放式的燒錢補貼獲取用戶。

淘集集CEO張正平或許曾期待幸運上市,公司變身百億美金電商平臺。然而,好運似乎并沒有眷顧這位創業者。

今年9月,由于“說好的”新一輪資本方“放了鴿子”,淘集集疑似資金鏈斷裂。據張正平公開表示,目前淘集集虧損高達16億元。9月25日前后,淘集集上海總部門前陸續出現了討要貨款的商戶,警方不得不出動力量維持現場秩序。

國慶后,淘集集通過官方微博密集發布公告稱,公司將與國內大型機構進行業務重組,期待再創輝煌。其主要經營模式將由商家入駐模式調整為合伙人自營模式,這意味著現有主要供應商轉為淘集集股東合伙人。

張正平呼吁線上商戶不要對公司起訴,避免公司直接清算,血汗錢顆粒無回。

“黑馬”淘集集為何迅速淪落?公司提出的“模式轉變”能否力挽危局?淘集集的際遇是否是個案?

上海總部現場:員工正在備戰雙十一

2019年8月,淘集集部分商家發現貨款無法到賬或延緩到賬的情況。9月,淘集集上海總部門前開始出現集體維權事件。10月1日,淘集集曾通過官方微博發公告稱,維權事件是出自一些不明身份人員通過網絡渠道煽動商家情緒,教唆商家聚眾鬧事。

10月17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來到上海市江場路上的五牛控股大廈,淘集集上海總部就在大廈的26、27層。在大廈樓下,記者發現依舊有警車停靠,大堂內有淘集集的工作人員接待來訪的商戶與媒體。

來到27層,淘集集的一位工作人員鄭女士接待了記者。這時,記者偶遇了穿紅色外衣的張正平。在知曉記者來意后,張正平表示,自己正要接待外地來的商戶,授權鄭女士接受記者專訪。

據鄭女士回顧,此前淘集集數據的增量都很“漂亮”,今年6月準備進行B輪融資2億美元。在10月15日發布的致供應商、代理商的公開信中,張正平提到,“從今年6月起,人生走了趟過山車”,拿到了多家投資機構的口頭offer,當時自信滿滿要把淘集集做成百億美金以上企業。

然而,進入7月,平臺銷售業績突然下跌。但為了在融資關口數據不太難看,淘集集繼續保持了大規模補貼。

“這里我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張正平在前述公開信中反思說,進入7月,由于內外部一些因素,業績增長受到了極大的影響,銷售額出現停滯。自己把過多的時間花在了融資身上,想通過融資款來解決當前增長的問題,延誤了最黃金的自救期,策略上選擇繼續虧損獲取用戶。

鄭女士向記者介紹,此前平臺的確有賬期延長的情況發生,但由于業績數據一直都很不錯,所以商家對于平臺(延長賬期)還是可以接受的。

“我們承認我們有問題,但沒想到有人趁機‘要你命’,致使負面輿情持續發酵,加速了擠兌。”鄭女士說,“寫我們虧空20億元,有的甚至寫30億元,其實是16億元。淘集集并不是像一些媒體說的那樣無人敢接盤,哪怕是現在這種情況,手上還是收獲了幾個意向。”

那么為什么會出現巨額虧損?淘集集公告稱,“淘集集目前超過1.3億注冊用戶,市面獲取一個注冊用戶并不便宜,淘集集不收傭金,虧損實際都在獲客上。”

“哪怕做9.9元包郵的新人活動,平臺都已經補貼了50元,但整個拉新過程平攤到所有有效用戶身上,成本可能要上百元。” 鄭女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根據漏斗模型,把廣告、補貼等費用平攤到真正下單的有效客戶身上,獲客成本其實很高。

記者一再追問新的投資意向方有哪些?鄭女士則不愿透露,“怕影響重組進程,危機轉嫁到資方。”她表示,通過幾天溝通,很多大商家選擇債轉股,那么平臺的壓力就會減小,或許有望和資方談一個比較合理的價格。

記者發現,淘集集設計部門的工作人員正在設計“雙十一”的宣傳海報。“我們都覺得公司能夠挺過這次危機,而且上海員工這里的500多名員工薪資都是正常的,也沒有大批量員工離職現象。”鄭女士說。

10月17日,淘集集上海總部。《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宋杰|攝

分化的商家:要不要“清算”淘集集?

10月16日晚11點,淘集集的管理層在微信朋友圈曬出了戴著紅袖章“相信淘集集”簽約的商戶照片并配文道,“今天好多商家自制袖章來簽約,我真的五味雜陳。抱歉的同時,真的很想說謝謝!!”

“戴袖章簽約真的不是我們策劃的,”鄭女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都是他們的自發行為。”

眼下,淘集集為商戶們提供了兩條道路:其一,淘集集將收購資金用于償還商戶貨款總量的20%,剩余貨款將在淘集集估值達到15億美金和估值達到20億美金或上市時,分別償還商戶貨款總量的10%和70%。

對上述方案有疑慮的商戶可選擇淘集集給出的第二種方案,即“債轉股”:以淘集集5.5億美金估值作為總股本,按照欠款比例分配股權,商家將由從前的合作商變為合伙人。

“溝通后,很多商家都愿意跟我們并肩作戰,因為我們的‘債轉股’方案,首批開放200個名額(因為工商登記的股東人數上限200人),優先給今年79月貨款量達到500萬元大商家。另一方面鼓勵小商家簽訂重組協議。”鄭女士向記者介紹。

10月19日晚,《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所在的近2000人的“淘集集商家維權討債總群”中,討論“簽與不簽”的聲音依舊絡繹不絕,其中也有不少人表達了不愿意簽協議,并要繼續維權的想法。

“真有誠意,合同就不會那么寫。畫一個餅給你先嘗個甜頭,夢總有醒的那一天。就算相信淘集集能復活,復活還是繼續虧損,坑會挖越大,然后繼續畫餅,溫水煮青蛙,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群內的一位商戶說。

“主要是起訴了他也沒有錢還,到時候魚死網破,平臺也黃了。”另一位商戶安撫說。

“該干嗎干嗎吧!要簽的不要忽悠別人,簽了還嘰嘰歪歪啥,好好賣貨上資源位,好好干,平臺還是有希望的,你們多賣點,我們也好早日拿到錢。”又一位商戶說。

“我所在的是六七線城市,通過淘集集賣茶葉是我的副業。10月16日,我赴上海見張正平,他親自接待了各省代表,細節就不說了。我簽完合同就走了,回到家,上架產品,提報活動,正常發貨。一切仿佛沒發生過,一切又那么漫長。”商戶張先生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他的待收貨款約105萬元,“理智的商家,絕對不想他們平臺倒,平臺才一年,要給時間發展。”

淘集集方面顯然不愿意被清算。

張正平此前曾通過公告發聲:“有別有用心的律師號召大家不要簽重組協議,要組團去法院,幫大家拿回欠款。去法院只會有一種情況發生:淘集集無法繼續經營下去,公司當前余款三到六個月后平均落到大伙身上不足以抵扣1%的貨款。”

淘集集方面向記者透露,截至10月19日,商戶重組協議簽約率為35%,而新一輪投資方要求是完成51%的簽約率。

創投的風險:“放鴿子”的大佬是誰?

值得玩味的是,就算是9月份被某資方大佬“放了鴿子”引發一系列負面效應,但淘集集方面始終沒有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正面說出資方“大佬”的名字。

淘集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員工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當時為了配合新一輪融資的投資方,淘集集已經做了準備,包括服務器、郵箱更換。平臺也配合做了很多活動,種種跡象讓我們做了比較樂觀的估計。9月時,我們員工也都認為就差‘臨門一腳’。資方對淘集集的數據增長有要求,張總也承認做了錯誤的決定,繼續燒錢補貼,加速了虧空。”

“關于資方的事,再討論也沒用了,最多就是所有事件平息的時候再去思考,創業者在投融資方面該規避哪些危險。”鄭女士對記者說道。

“投資意向不意味著投資協議。”有業內人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投資意向書簡稱TS,但不同投資機構流程不同,有些機構先給TS再做盡職調查,有些則是先做盡職調查再給TS,沒什么問題,就會后續推進到投決(投資決定會)。但TS并不是投資協議。”但是有些創業者要求,要進行調研就先要提供TS,因此部分機構為了看清數據,會選擇先出TS。但是若在過程中發現企業數據造假、刷量等,就不會后續推進。還有一種情況,有些項目雖然拿到了TS,也過了盡調,但在推進投決過程中遇到諸如合作伙伴分道揚鑣、夫妻離婚等情況,就會傾向于觀望,讓項目團隊先解決好問題,因為貿然推進會面臨巨大風險。“絕大部分基金對TS還是很嚴肅的,但也確實存在一部分出了TS沒有后續推進的,原因很多,投資機構也不是說要忽悠,還是要看具體情況進行分析。”

北京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股權高級合伙人邵穎芳律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指出,企業投融資是個系統的工程,從洽談到最終簽署投資協議,中間環節涉及方方面面,只有投資人最終將投資款注入企業那一刻才能算融資成功。過程中每一個環節都存在不確定的因素,可能導致融資失敗。因此,企業尤其是創業企業融資時要注意風險的把控,不能盲目樂觀,甚至急于開始后續戰略部署,因為一旦資金不到位,企業面臨的可能是滅頂之災。“投資協議通常由投資人起草,創業者屬于弱者,但是在有些條款上仍然可以去爭取,比如違約責任的承擔,投資人逾期打款或者不打款造成的損失應當承擔的法律責任,一旦出現這樣的情況創業者也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進行維權。”

(原標題:社交電商“淘集集”為何快速淪落?)

責任編輯:藍莓

【特別聲明:部分文字及圖片來源于網絡,僅供學習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業用途,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臺贊同其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權或來源標注有誤,請及時和我們取得聯系,我們將迅速處理,謝謝!】

解讀新聞熱點、呈現敏感事件、更多獨家分析,盡在以下微信公號,掃描二維碼免費閱讀。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服務條款 | 廣告服務 | 頻道合作 | 本網內容授權書
Copyright ? 1998 - 2013 www.cydszg.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直銷報道網 ©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35451號
大发快三98%中奖计划